由於我們計畫在8月份出發去歐洲,但是我和當時的公司是有簽約的,等到我約滿時已經是11月了,所以如果我要如期出發的話,我就必須要讓公司提早跟我解約,這聽起來似乎不是很簡單,所以,我必須要「計畫」!

   2009年8月,當我進入前公司時,我的體重大約是49公斤,2010年5月,我的體重是41公斤,這8公斤怎麼不見的??? 我想是被無形的壓力消磨掉的吧…

  剛進去的時候,我和一個好朋友阿芹被當時的主管像是留校查看生一樣”管理”,同時進來的購物專家有4個,只有我們兩個要每天10點上班、7點下班,而且要看帶子寫心得,跟班、上課也沒少,還好我們兩個個性差不多,樂天兼阿呆,對人性不會有太多的懷疑,加上當時主管對我們諄諄教誨:「我是對你們好,現在大家對你們的印象還沒有那麼好,所以你們就算沒事,坐在辦公室讓人家看到你們在,或是看到你們的時候你們都在看帶子,就算他們不喜歡你們,也至少覺得你們有認真吧~」

「哦~~好~」我們異口同聲,覺得主管很替我們想,乖乖地打卡上班度過三個月試用期,還好這段時間我有阿芹陪我一起吃午餐,一起被主管罵,一起加油打氣,所以過得還算開心,而且我和阿芹也變成那種我會跑去她家和她及她室友們一起打電動、一起看電視、一起吃飯的超級好朋友。但是,三個月後,阿芹竟然被以不適任為由被Fire了…這件事情對我的打擊除了在當下之外,在一個星期後就出現了更大的影響…

我開始出現類似眩暈的症狀,會不時地感覺到腦部像被電擊了一下;或是明明坐好好的,會以為椅子往後倒,所以我直覺地身體忽地往前傾;或是坐在車裡,車子還沒開,我卻感覺車子正在緩慢移動或是向後退,所以我會趕緊去拉原本就拉好的手煞車…大部分的時候,我像是活在水裡一樣,看到的東西好像都是晃的,於是我看了小兒科、耳鼻喉科、家醫科、神經內科…抽了血、測了心電圖、做了頭部電腦斷層…還有一堆我也想不起來的檢查,都說沒有問題,但也吃了一堆永遠沒讓我比較好的藥…

我很怕這種醫生說我沒問題,但是我真的就感到不舒服的情境,因為當別人問我怎麼了的時候,我找不到一個學理上有的名詞或是大家熟悉的名詞來解釋時,會讓我有「別人是不是以為我在裝病?」的想太多。

但是,我就真的不舒服嘛…還記得有一次剛從醫院離開,走回家的路上竟然腦袋裡突然出現了一句話「我不想要這個爛身體」,然後又突然理性地分析起剛剛那句話「我剛那句話是我想死的意思嗎?」

「我不想要這個爛身體,醫又醫不好 ,又不知道怎麼了…如果在這樣下去,我真的想死…」悲觀的我又講話了

「別這樣想啦!會好的啦!!」樂觀安慰了悲觀

 

之後我因為長期失眠,看到另一個也失眠的朋友去看了家不錯的精神科診所後好了很多,於是我也去同一家精神科看病,醫生看了我的病歷資料後,知道我是購物專家,他第一句話就是「你們的工作壓力很大吧…」

我的眼淚從聚集到落下花不到一秒,然後更多的眼淚成群結隊像是怕跟不上別人一樣不停地跑出來…我想,我不用回答,醫生也知道答案。

在將近半小時的問診後,醫生幫我開了減緩焦慮及助眠的藥物,他說憂鬱會引起很多的情況,畢竟那張憂鬱症量表上,除了「想自殺」那一欄我勾「無」之外,其他大部分都在「常常」或「有時候」上打勾,這個時候,我一點也不想用力否認我有憂鬱症,因為我的確不快樂、不舒服到連否認的積極度都消失了。

開始吃藥後,除了睡眠馬上改善之外,連每次爬樓梯會頭痛的症狀也消失了,慢慢地,眩暈的狀況好像也不見了,更棒的是,我竟然食慾變少很多,所以我在沒有刻意減肥的情況下,三個月體重就從少了6公斤,之後又慢慢地少了2公斤,來到我人生最極致的體重~41公斤

雖然我對於我的體重相當的滿意,但是周遭的人卻一直發出驚呼

「天啊!!你怎麼會瘦成這樣??」「蔡子,你太瘦了,你不要再不吃東西了好嗎?」「蔡子你好誇張哦! 你瘦到只剩皮耶…」「我說真的,這麼瘦不好看,你要胖一點!」「你的手臂好像一折就會斷耶!」……

後來,一個在藥廠工作的朋友看到我這樣,誠懇的建議我應該去檢查身體,於是我去做了一些檢查後,發現我的甲狀腺腫大,而且我的甲狀腺抗體是陽性,表示我可能是慢性甲狀腺炎,但是甲狀腺荷爾蒙是正常的,所以醫生判斷,我的瘦不是因為甲狀腺亢進,也許只是我容易焦慮引起的。

做完檢查之後,我終於可以給大家一個看似「合理」的交待了,我也跟新來的主管說明我變瘦的原因有可能是因為「生病」,而且不是那種像感冒在家休息一段時間或是吃吃藥就會好的病,慢性甲狀腺炎是一種「自體免疫疾病」,原因不明,但是跟壓力及作息會有關係。

好啦~至少我瘦成這樣,就不用怕大家覺得我在裝病了吧~我的確也沒有,因為後來我偶爾會因為非常不舒服而無法工作。我們的工作是live的節目,除非逼不得已,不然我不會打電話跟主管說我沒辦法live,因為這樣會影響到很多人。但是有一次,我不舒服到覺得快死了,半夜進急診室,哭著打電話跟主管說明天的live我得請假;還有一次在live前30分鐘,妝都化好了,我卻突然無力、頭痛,頭發熱到臉都紅了,但身上卻狂冒冷汗,整件衣服溼了一半,化妝室裡大約有10個人看到我這樣的情況,馬上幫我打電話給主管找人來接live,然後要我馬上去看醫生…

這樣的事件發生過幾次後,我想,如果我要以身體不適為由來辭職,主管們應該也不會阻止吧??!!的確,他們不會阻止,也不會想阻止…

因為我深知,無黨無派的人總是最先被犧牲的,我就是那個從來不懂得選邊站,到了30歲還學不會「做人比做事重要」的笨蛋,連想要跟人家拉攏關係也只會用「過年過節送禮」這種方法的人,自然地,在這個黨派分明的公司裡,我算是不受歡迎的人物。

在公司被日本企業買下後,很多的政策都變了,包括年終評比的方法,自評後再給主管初評,當我看到我主管給我的評比後,我除了無法接受外,更加速了我想要離開這個公司的想法

我依稀記得她給我的初評是這樣的~~「該員始終認為業績不好是因為產品的問題… …」

我的媽啊!! 我什麼時候去你面前跟你抱怨過產品不好所以我業績不好了?你這樣寫就是要我死的意思嘛!!! 還好,上過成功效能管理課的我,不再像以前畏畏縮縮,跟主管講話還會發抖,這次我選擇,直接去跟她溝通。

「主管,請問你為什麼會給我這樣的評價呢? 我沒有說過這樣的話啊? 你是不是對我有什麼偏見啊?」

「我對你沒有偏見啊~那時候我跟你會談的時候,你不是說你想要換別的產品線賣看看嗎?所以我就排你賣服飾啊!」她理直氣壯地說

「我是有這樣講啊,但那是因為我想要嘗試賣不同的東西啊,我沒有抱怨說是產品不好啊!」我解釋

「你那樣說的意思,不就是在說你賣的產品不夠好,所以想要換別的賣嗎? 而且我記得很清楚,你有一次跟我說,你都沒有排到台糖保養品,所以意思就是你覺得別人都排到好商品,而你沒有嘛…」她依然很理直氣壯地說

「所以我只是說過一次那樣的話,你就覺得我在抱怨商品不好嗎??」我疑問

她說了很多很冠冕堂皇的回答,冠冕堂皇到足以塞住我嘴巴,讓我想不出任何可以反駁的問句,於是我認輸了,然後試圖希望她能了解我

「主管,說實在話,我不是那麼女性化的人,我保養很隨便,我沒買過專櫃保養品,我平常也不化妝,不擦香水、不買名牌,我雖然外型適合賣美容,可是我是個很家庭主婦的人,我買很多生活用品,所以我覺得如果我去賣生活用品的話,會比較有感覺~」

「蔡子,我覺得你的問題不是適不適合賣什麼東西,你應該想的是~你適不適合這份工作!」她說這句話的時候,用的是想要輔導我的表情。

但我好像讀出了她面具底下的心思,於是我想了兩秒後順著說:「對啊…我應該要想一想我是不是適合這工作。」

「你知不知道我一看就知道你喜不喜歡這個商品??你對工作沒有熱忱,對產品也是,你喜歡的產品,你可以很興奮地說一大堆,可是不喜歡的產品,就算你努力介紹,我也看得出來你不喜歡,你的表情完全表達了你的情緒,你是個業務員,就算裝也要裝出來啊~」她繼續輔導我

「對啊~」我真的開始認真地被輔導,而且認真地回答「我知道我表情騙不了人,我也沒辦法騙人,每次要賣我覺得不是很好的商品的時候,我就會覺得良心不安…所以我不是個稱職的購物專家…我怕觀眾買到不滿意的東西,會覺得我在騙他,所以我也沒辦法把東西講得太好。」

「這是你的心魔!」她下了結論

「你要克服它啊!! 你看那誰誰誰,為什麼那麼成功,因為她有辦法睜眼說瞎話,黑的都說成白的…而且,你有沒有買過衣服,然後回去都沒穿過的? 或是買過什麼東西,回去發覺很沒用的??」她問

「有啊…」我點頭

「那你回去會怪店員嗎?」

「不會啊…」

「那你會怪誰?」

「怪自己亂買啊…」

「那就對啦~」她得到了她要的答案後繼續說「我們買了沒用的東西後大部分都怪自己亂買啊!是自己決定要買的啊!很少會怪店員亂講話吧…搞不好還會想說,那店員好會介紹好會講話哦,這種爛東西都能講到讓我想買,是不是??」

「對耶…」我好像恍然大悟般地點頭,好有道理啊!!!!

「所以,你就不要一直覺得客人買到不好東西是你的責任,是他們自己要買的啊!你就要做到他們買了之後就算覺得不好也會覺得你是個很厲害的店員! 加油!!」

「好!! 謝謝!!」 我像是被激勵了一番,眼神裡充滿了希望地說了這句話!

 

離開主管座位後十分鐘,我清醒了…

「我剛剛是被催眠嗎?? 我不是要去問她關於評量表的事嗎?」

接著我對這個主管燃起了一股敬佩之意!!! 真是太厲害了! 難怪她可以坐到主管位子,因為她可以把原本要抱怨她的人,催眠到覺得「自己怎麼能去抱怨她呢? 這一切都是自己的錯啊…」而且最後離開的時候還感謝她給了自己這麼多建議和鼓勵!

清醒後,我把這段對話跟一個不錯的同事分享,當她聽到那主管說那句「你適不適合這份工作」時的反應是「她這麼直接地說哦??」

「對啊!」我說

「那你不覺得她是在暗示什麼嗎?」她說

「我覺得她好像是在暗示,可是她後來又鼓勵我耶…」我還在為她說話

「那句話的意思很明白了,你不要再傻了」

 

過了幾天,當我看到主管給我的評價上面,還是寫了些「誰誰誰普遍認為我投入感不足」之類的評語後,同事的那句話,再次敲了我一下腦袋!! 對啊!我在傻什麼? 既然她這麼想要我走,不論我怎麼解釋,她都還是對我有偏見的話,我留下來也不會好過的,那我就趁這次機會,直接提出我要離職的想法吧!

於是我在我的評量表上勾上了「同意主管的評價」,然後在員工意見那一欄寫上「個性上習慣獨立作業、不善與人溝通,不愛麻煩他人,在如此需要溝通協調的公司裡,這是我很大的缺點,容易被人誤會,若因此無法持續為公司做出有效貢獻,願自請辭職」,寫完後,我興奮到不自覺地一直微笑著,笑不停…

想當然爾,我主管的主管要二評的時候,看到我這樣寫,就排了時間跟我約談了一下,協理問:「你真的想要走哦?」

我點頭:「對啊…」

協理說他了解那個主管的問題,她還是希望我不要輕易有這樣的想法,不過我趁這時跟他說:「我這段時間身體都不是很穩定,常常害公司要臨時調度人,我也覺得很不好意思,所以,我也想要好好休息,如果可以的話,你可以幫我問問公司能不能跟我提前解約嗎?」協理說他會幫我問,然後要我考慮清楚之後再跟他說。

還記得那天回到家,我問強奇:「如果我不做了,你會養我嗎?」

他過來抱著我,跟我說:「當然啊…如果這個工作你真的做得很不開心,就不要做了啦!」

我趴在他的肩膀上,眼睛閉著,嘴角上揚著…

 

過了幾天,我主動跑去找協理,他一看到我就問:「決定了哦???」

「嗯!決定了!」我笑著用力點頭

「決定了就好…那你打算做到什麼時候?」他很清楚我的表情代表的意思

「為了不要讓大家麻煩,我想說做到過完年之後,你覺得這樣好嗎?」我知道過年時是最缺人的時候

「嗯,我會幫你跟上面報告的,就說你身體不適要休養,提前解約的合約擬好了,你再過來簽吧!」協理已經問過後續該怎麼處理了

「謝謝協理!!」我開心地開門離開會議室,用超級輕快的腳步走到樓下的化妝間去,臉上的笑容像被強力膠黏住了一樣,一踏進化妝間,裡面只有一個模特兒和髮型師,模特兒問:「什麼事這麼開心?」

「因為我做了一件我一直以來都想做的事!!!」我開心地回答

「你辭職了哦???」模特兒想都沒想就問了這句

原來,我的表情真的這麼騙不了人!!

 

是的!我只要再撐過2個月就好了!! 我在內心旋轉著~~~~

蔡逃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