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關於Dr. Izabella Wentz的文章在這 翻譯:『原始人飲食可以解決你的橋本式甲狀腺炎嗎?』

裡面有提到她的安全感理論,所以就先把這篇也翻譯出來囉~

有橋本氏甲狀腺炎的朋友也歡迎加入FB社團一同討論~ "橋本甲狀腺炎" 問題與分享

原文連結在這~~~~Why Women Have More Thyroid Disorders: The Izabella Wentz Safety Theory

我想要揭露一個關於自體免疫疾病非常重要的元素,而這個是大部分的研究者都沒有發現的,我想我破解了這個密碼!

大部分的自體免疫疾病發生在女性的身上比男性的機率還高,包括了系統性紅斑狼瘡、薛格連氏症候群、原發性膽汁性肝硬化、橋本甲狀腺炎、類風濕性關節炎及多發性硬化症,以橋本甲狀腺炎來說,女性的發生率大約是男性的5-8倍。

保守估計有1/5的女性有機會得到橋本甲狀腺炎或是其他的甲狀腺失調

讀者常常問我為什麼女性有較高的機率得到橋本甲狀腺炎和自體免疫疾病,畢竟,教科書上告訴我,橋本甲狀腺炎是因為環境觸發的,而男人和女生是生活在同一個世界上的不是嗎??

懷孕、青春期、更年期是三個甲狀腺失調最容易會發病的時機,女性荷爾蒙在這當中有其相關性,性荷爾蒙,尤其是雌激素和催乳素主要用來調節免疫系統,而且會影響自體免疫疾病。雌激素也可以改變甲狀腺荷爾蒙的必須條件,而這個就會導致自體免疫失調,尤其是在營養缺乏的情況下。催乳素的分泌是用來幫助哺乳的女性製造母乳,在有橋本式甲狀腺炎的女性身體裡濃度也較高(即使他們並沒有在哺乳),也與增加甲狀腺抗體和不孕症有關

女性在生完小孩的接下來幾年有較高的風險會得到橋本甲狀腺炎和葛瑞夫茲氏症,一個叫做"胎兒微嵌合體"的理論認為胎兒細胞會留在母親的甲狀腺並且引起自體免疫系統的反應,一個與橋本甲狀腺炎的女性有關的研究顯示有50%的人的甲狀腺中有胎兒細胞,很幸運地,一個2015年的研究發現這情況在沒有自體免疫甲狀腺疾病的女性中其實更普遍,胎兒細胞似乎避免了得到橋本甲狀腺炎和葛瑞夫茲氏症,這樣很棒吧~看起來寶寶即使在子宮裡就已經在幫助媽媽了呢~但是,我並不同意

荷爾蒙和懷孕並不能完整解釋為什麼有這麼高的發生率

另一個被提出來的理論是個人護膚產品的使用,很遺憾地,傳統的個人護膚產品是摻著毒的,而一般來說,女性平均使用12種產品,而男性是6種,我有另一篇文章有更多資訊說明個人護膚產品的影響

不過我也不認為個人護膚產品完整解釋為什麼有這麼高的發生率

基因也無法完整解釋

有一個研究指出,相對於另一個兒童的基因相似但是距離車諾比很遠的烏克蘭小鎮,受到車諾比事件影響的兒童中有80%有甲狀腺抗體,而這個在男孩和女孩中的情況是相似的

 

經由我的研究和與橋本甲狀腺炎患者的合作,我發現營養不良、食物敏感、壓力反應不良、代謝毒物不良、腸滲漏和感染都會引發橋本甲狀腺炎

這些有哪些共同點呢?

 

以上這些因素都傳送給我們的身體一種訊息-我們居住的世界不是一個安全的地方,所以我要把身體變成節省能源模式

2014年時,我參加了一個自然醫學醫生Erica Peison的講座,她是一個有甲狀腺問題的唐氏症兒童專家,她解釋在愛爾蘭有較多的人會得到橋本式甲狀腺炎,因為較低的新陳代謝可以幫助他們在馬鈴薯欠收鬧飢荒時存活下來

想像一下,甲狀腺失調在飢荒時其實是有優勢的,因為在飢荒的時候,能夠保留我們的資源是真的很重要的

保留資源最好的方法是什麼呢?當然是把新陳代謝慢下來!這樣的話,一個人可以吃更少的熱量就能存活。而新陳代謝是如何慢下來呢?一個最佳的方法就是降低甲狀腺功能。而我們是怎麼讓甲狀腺功能降低的呢?不如就送一些發炎的細胞去攻擊甲狀腺,這樣它就不會製造太多的荷爾蒙了對吧~

因此,甲狀腺低下讓我們變成了準備冬眠的狀態,這樣我們就更適合躲進洞穴裡用少少的熱量來存活,而且睡很長的時間來保留能量。雖然我沒有找到有關熊的甲狀腺抗體的研究,但是熊在冬眠時的甲狀腺荷爾蒙活動量有被測量下來,明顯比他們在溫暖季節時在外面捕魚或是做其他事時來得低,這樣的機制幫助他們在食物缺乏的嚴冬能生存下來。

我們雖然不是熊,但是我們一樣要適應艱難的環境

我進一步解釋一下

免疫系統有一個重要的工作:感知我們的環境來決定什麼是安全及不安全的

甲狀腺也是這個感知模式的一部分,2013有個研究發現甲狀腺可以感知到危險並且啟動自體免疫反應

當甲狀腺受到病原感染時,例如人類疱疹病毒第四型,或是受到放射線或其他毒物傷害時,先天的免疫反應就會被啟動。受傷的組織會釋放分子來叫醒免疫系統以幫助清除這些病原、受傷的細胞並且開始修復細胞

這些分子叫做危險相關分子模式或是損害相關分子模式(DAMPs),當送進去的細胞可能會傷害到甲狀腺細胞時,他們可以在組織或是器官裡啟動和延續一個發炎反應

我大部分的朋友和讀者都知道我是個演化支持者,而從演化的角度來看,這完美說明了我們的免疫系統和甲狀腺會在我們不安全時傳送訊息給我們的身體

 

我要介紹給你們關於自體免疫甲狀腺疾病的"Izabella Wentz的安全感理論"

這個理論是基於我的調查及超過1000位橋本式甲狀腺患者的觀察,還有適應性生理學、一些主流的關於自體免疫的理論,包括了旁觀者理論、分子模倣、甲狀腺指導自體免疫,以及自體免疫的三個最重要的理論。我也考慮了另一個自體免疫理論-衛生假說(自體免疫疾病是因為生活環境太乾淨),我在我的書上有提到為什麼這個理論不是有效的

適應性生理學的概念是指我們的身體發展出慢性病(chronic illness)來適應我們的環境,而慢性病扮演了一種保護的角度

我們的身體進化可以說是出色地被設計成來達到2個主要的目的

1、幫助我們存活下來

2、繁殖及延續我們的物種

基本上,我們的身體會為了確保個人或是物種的未來得到最好的而去適應環境

回到為什麼女性比較容易得到自體免疫甲狀腺疾病,我們知道女性主要負擔著生育下一代的重大責任,這代表著女性的身體更會感知這個環境來確保現在這個時節是否適合繁殖,畢竟,懷孕對身體是一個很大的壓力,並且需要很多的資源,如果你在一個資源匱乏的情況下,不懷孕是比較容易生存下來的,所以不孕常是甲狀腺疾病的副作用,也許自體免疫系統攻擊甲狀腺是努力為了讓我們生存下來

我們的身體會聽到這樣的訊息~"你現在不安全,現在不是個適合繁殖的好時機,我會把你的新陳代謝降下來以幫助你度過這個寒冬,這樣的話你就會保留更多的脂肪讓你沒食物的時候有能量可用,我也會讓你變得又冷又累所以你就不會離開洞穴去冒險,留在洞穴才比較安全"

我會給你甲狀腺低下的例子來說明我們的身體是如何發展及被教育來了解這些我們發出的訊號以確保讓我們存活的。我也會說明在現代生活中,這些訊號是如何讓我們進入適應性生理學中的節約模式

當我們還是穴居女性時,我們有一個主要的壓力來源是食物缺乏,當我們沒有食物吃,或是吃一些我們無法消化的食物,或是營養不足,都會告訴身體說我們必預要保留資源且減少熱量的燃燒

在現在的生活中,我們也會送同樣的訊息給身體當我們在進行熱量限制的飲食(食物缺乏)、吃加工食品(營養不足)、或是吃一些現代認為是食物但是對穴居時代的女性來說不是食物的東西(消化困難),舉例來說,人類在自然狀態下沒有辦法吃大部分的草類,因為沒有反芻的能力,然而,現在的農業卻找到處理這些草類(像是小麥)的方式使得他們變得"可食用",當然,"可食用"這個字的解釋是比較寬鬆的,因為即使經過加工,研究顯示,這些食物中還是有很多元素是人類無法消化的,最為人知的就是小麥中發現的蛋白質麩質。

 

安全感理論也解釋了其他與自體免疫甲狀腺疾病相關的情況

另一個無法忽視的理由,我想大部分的女性應該都有體悟,就是,老實說,在這個社會中身為一個女性比起身為男性是更不安全的。

普遍認知中,女性比起男性更容易遭受到生理、心理及性的虐待,而受虐會送出我們不是在安全環境的訊息給身體,有多個研究都確認當人們遭受虐待時,甲狀腺荷爾蒙會出現變化:

  • 2000年,Stein和Barrett-Connor發現性創傷後與得到乳癌、關節炎、甲狀腺疾病的風險增加有關
  • 2005年,研究發現,甲狀腺的變化,與女性在童年時被性虐待而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有關
  • 2個研究指出,甲狀腺荷爾蒙的變化和女性曾被性虐待及有共發性經期相關的情緒失調有關
  • 受虐兒童中有較高比例的橋本式甲狀腺炎,研究者結論認為:嚴重的童年時期創傷相關的壓力會提升持續改變的甲狀腺水平"
  • 受虐者症侯群(之前稱之為"受虐婦女症侯群"),指受害者在生理、心理及性上受到虐待且主訴有健康相關問題者,包括氣喘(自體免疫失調)及纖維肌痛症候群(通常與橋本式甲狀腺炎和其他甲狀腺抗體有關)都常常被提起
  • 一些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研究發現,有持續在經歷創傷壓力的人在他們的甲狀腺荷爾蒙釋放模式中會有變化,有些人顯示出較高的T3/T4,有些則是顯示出較低的T4
  • 1999年Wang和Mason的研究指出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前戰俘顯示出有較低的Free T3 和 T3,這個荷爾蒙水平可以反應出這些前戰俘有的"關機"或"石牆"反應,其實是為了保護自己,相較於"戰鬥或逃跑反應"這種會令他們深陷危險的行為

生理的虐待也許比較容易被發現,但是心理上的虐待像是"社交挫敗"也會讓人感覺到不安全,畢竟,在穴居時代,如果你被社群排斥,你生存的機會也是降低的

 

回到適應性生理學中關於適應的那部份

 

以下是橋本甲狀腺炎如何幫助我們及我們的物種生存的

*橋本甲狀腺炎會讓我們想要睡覺、退縮、較少的繁殖能力及增加更多體重以增加我們存活的機會

*甲狀腺低下讓我們較無繁殖能力、減少性慾,使我們變成對伴侶或是施虐者較沒有吸引力,像是掉頭髮、增加體重、皮膚暗沉、費洛蒙改變

*因為甲狀腺細胞被破壞,所以會感到較焦慮,這是為了讓一個人對於潛在的危險有高度驚覺

*與體重過重的人一起合作過的心理健康專家指出,這些曾經在生理上受虐的人會不經意地製造一個自我保護的圍牆,而一個受虐或是脆弱的人對於體重增加可能會感覺到比較"受到保護"

*感到疲勞、沮喪、麻木不仁和退卻表示我們比較想要待在自己的洞穴裡睡覺來保留體力,不想到外面那個可能攻擊我們或是有毒的世界

*如果觸發點是隱形的感染,甲狀腺疾病讓我們退卻以專注在治療這個感染,並且避免散布這個感染源給其他人

*在生產後,泌乳素會提高(甲狀腺抗體也提高),這會降低我們再次懷孕的可能性,這是為了確保我們可以為自己和新生兒保留更多的資源

 

儘管我很愛原始人飲食,但是不表示我建議有甲狀腺疾病的人就回去你的洞穴睡覺;因為我常常寫戒斷藥物及生活替代的方式,人們總以為我是個反對藥物、反對科技及反對任何非自然事物的人

但,我不是!

我自認為自己是個問題解決者、辨識方法者及白老鼠~一個很愛用各種方法來解決謎題的人,我在運動或是藝術上沒有天賦,但我對於看一大堆資料和找出模式很在行,基於我的安全感理論,我已經找到很多很多橋本甲狀腺炎患者可以讓自己感覺更好的方法。

要用智慧解決你的自體免疫甲狀腺疾病的方法就是讓你的身體知道現在這裡是安全的!

所以,如果你有甲狀腺疾病,要謝謝你的身體有這麼精明的設計讓你可以生存下來,同時也思考一下什麼會讓你的身體以為你在經歷飢荒、戰爭、毒物或是疾病。

如果我們可以直接跟我們的自體免疫系統說「不要再攻擊我的甲狀腺和身體了,我們現在其實是在一個安全的世界」這樣不是很好嗎?

與其嘴巴上一直跟身體說你是安全的(雖然我很愛這樣做),跟身體的溝通最主要還是要以身體能了解的語言才行

簡單來說,你必須消滅那些會讓你的免疫系統以為你需要進入節約模式的事

在我的研究裡,我發現會觸發橋本甲狀腺炎的原因通常是多重混合的,而這些原因都會對身體及心理造成壓力、擾亂腸道屏障還有堵塞我們的排毒管道

(省略一段關於介紹書的內容)

以下是一些你可以試試讓身體感覺較有安全感的作法

對待你的身體像是你最珍視的殿堂,善待你的身體,當身體飢餓的時候餵他有營養的食物,不要不吃飯,不要給身體不必要的壓力像是工作一整天,應該要以休息和玩樂取代,累了就睡覺,不要用很糟的化粧品和護膚產品,不要忽略了細微的訊息,累了的時候不要強迫自己攝取咖啡因,就休息吧。不要一直吃制酸劑,當身體其實在告訴你這個食物你是不能消化的。傾聽身體的聲音並且關心他就像你關心一個親愛的朋友、寵物或小孩一樣

我希望你和你深愛的女性能夠得到最棒的生活,而且我知道這是可能的,如果你覺得以上的資訊是有幫助的,請分享給另一個女性吧~

 

你覺得這個安全感理論跟你的情況有符合嗎??

 

P.S. 這個安全感假說是我這本書"Hashimoto's Protocol" 的基礎

 

----------

以上就是我翻譯的部分,歡迎更專業的人士勘誤或是一起討論哦~希望大家都能一起與橋本式和平共處,擁有更美好的生活和健康的身體 by蔡逃龜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蔡逃龜 的頭像
蔡逃龜

蔡逃龜=菜子

蔡逃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