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興所至;隨遇而安。吃、喝、玩、樂、學習快樂。

目前分類:英國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喜歡此文章的人,如果您願意順手按個「讚」,會是對我很大的鼓勵哦!!! )


回到台灣已經一個多月了,我感受到我比較特別的改變就是…

 

以前我一直很大剌剌的,認為沒事不會有人要來害我,常常被人家提醒包包的拉鍊要拉起來,包包不要亂放,手機不要亂丟…

現在的我則是不用人家提醒就做好以上三件事!

除了在家之外,我的手機都要不離身才行,就算是已經放在口袋了也不安心,手也要插在口袋才行;錢包就算放在包包裡了,也要放在腋下夾緊…

就算都已經做到這些了,我還是偶爾會擔心會不會有一隻無名手把我的什麼東西摸走…所以常常一想起就要全身檢查一遍,確定手機、相機、錢包都在我身邊。

 

有一次坐捷運,我看到我的包包不在身邊,轉過去問強奇:「我的包包在你那嗎?

他驚訝的說:「沒有啊!包包哩?!!

以前他這樣跟我說我都很放心的說「明明就在你那,不要騙我了!

可是這一次我是整個嚇到心臟快停了,直到看到包包在他手上後才開始呼吸,然後嚴正地跟他說:「以後請不要這樣嚇我,因為我真的會被嚇到!!

 

以前看到報紙寫說小孩被欺負後學校要幫他心理輔導,或是921大地震後要加強心理輔導…等,不然會有創傷後症侯群,我一直到最近才有明顯的感受!

只要想到包包被偷,就算只是坐著或聊天時想到,我都會心跳加快、呼吸急促,那種驚恐的感覺跟當下比應該已經只剩十分之一了,但還是足夠讓我惶恐好一會兒~

 

這個創傷是這樣的…

 

, , , , , , , , , , , , ,

蔡逃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昨天在Oxford circus附近坐著休息的時候,一個華人臉孔的阿姨走進我們,並問我們會不會說中文,我們說會之後,她就用帶著廣東腔的中文慢慢地跟我們說,你們有興趣了解一下耶和華嗎?然後遞了一張傳單給我們開始跟我們傳教了起來…

我一向不擅長拒絕人家,所以沒有說不,同時也想了解一下她想跟我們說什麼。

她說; 「所有的問題在聖經裡都有答案,你看,這一段在聖經裡有說明…」接著開始翻聖經給我看,不記得是哪一個章節了,只記得內容大約是”神派他的獨生子來到人間,凡信從他的,皆能得永生” ,她講話的方式像個老師教小孩一樣,還會用反問的…「他的獨生子是誰呢?」我妹回:「耶穌」,她:「對,所以凡信從他的可以怎麼樣呢?」我妹:「得永生」,她:「是的!那麼接下來我讓你看…」她又翻了一篇,意思大概是把聖經讀得很透徹的話就可以得永生,她一直說「所以信上帝就可以讓你得永生」

我問她:「那我不想要永生的話呢?? 」

她驚訝地說:「是嗎? 這是你想的嗎? 你不想要永生啊? 那你不害怕死亡嗎?」

我:「我不怕死亡啊! 死亡本來就是自然的事,而且人死後,靈魂就會回到原本來的地方了,沒什麼好怕的啊!」

她:「可是信上帝可以讓你得永生啊!」

我問:「那請問一下,你會死吧? 如果你信上帝就得永生的話,為什麼你會死? 為什麼那些基督教的人都會死?」

她:「不是這樣的,永生是一種賜與,是上帝賜給你的,舉個例來說,你如果好好讀書的話,考試都拿A,也許你的老師會給你獎勵的,你如果信上帝,好好讀聖經的話,上帝也許會賜給你永生」

我繼續問:「所以你就算信了上帝,他也不一定給你永生…你的人生不是為你而活,是為了上帝囉? 你快樂嗎? 你應該要重視你自己的存在吧?如果你存在,這個世界就存在,而不是只有服侍上帝…」

她似乎還在想怎麼回答我的問題,接著說:「你這些問題在聖經裡都有答案的,我找給你看…」

還沒等她翻給我看的時候,我就跟她說我有事要離開了,我希望她能有別種想法思考一下…

我不反對任何勸人為善的宗教,只是我覺得她是一個被教條和聖經侷限住的信徒,一個活得沒有自我的宗教主義者…單純用一本書來解釋所有事情,而忽略了人內心的靈性存在,讓我覺得我無法和她對話下去…

這件事一直在我腦裡,總覺得這件應該讓我有點什麼結論似的。

來到歐洲,有一種感想是…宗教的力量實在是巨大到難以想像…因為教堂無所不在,而且通常是那個年代、甚至到現在都還是一個重要的政經中心

因為耶穌基督,所以有了”西元年”…有了西方文化…

 

我認同有神的信仰,但我不認同為了鞏固某些勢力或資源而產生的組織或教條…

蔡逃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現在是英國時間凌晨3點50分,法國時間4點50分,我還沒睡,也還不想睡
有很多的想法,卻很難用文字表達出來。
十年前,我第一次出國,就是到英國,當時是學校徵選課外活動傑出表現的學生跟著校長去英國參訪姊妹校,所以我不用自己出錢,而且跟著校長當然是吃好的用好的,每天都睡Hillton飯店,有巴士有導遊,去哪都不用花錢買門票。
再一次來英國,印象和以前不一樣了,也許是因為待過雪梨的關係,所以覺得這裡的感覺和雪梨很像,不過因為我還沒有真正出去走,所以只是第一印象。
在這有國中時的好友-仲秀接待我們,不常見面不過卻像是很熟悉的親人,熱切地招待我們,讓我十分感動。
他的眼神和國中時我認識的他完全不同,現在的眼神,像單純的7歲小孩,透著光,帶著笑,還有一點頑皮,看到這樣的他,我覺得很開心。


蔡逃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